福安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福安 > 史事纵横 > 正文
  • 闽东农民运动的前奏—— 柏柱抗捐
  • 2017-11-30 来源:中共福安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


  • 柏柱乡农民协会牌匾

    国民革命的风暴荡涤着几千年封建社会的污泥秽水,也促进了福安农民的觉醒。柏柱洋农民率先抗争,发动了大规模抗击反动当局和当地豪绅的农民运动,从而揭开了福安农民革命运动崭新的一页。

    柏柱洋是一片四面群山环抱的平原,中间一道茜洋溪穿洋而过,灌溉着这片4700多亩的沃土良田。柏柱洋36村农民的血汗流淌在这块土地上,写下了一部辛酸的血汗史。而楼下刘姓家族地主还控制了包括松罗、柳溪在内的72个村落万余农民,俨然是“山皇帝”。曾经有这样一首民谣:“柏柱像熨斗,棕龙随溪走,田是别人的,主人没一斗”。柏柱洋农民恨透了这帮剥人皮、喝人血的恶霸魔王。但他们敢怒而不敢言,忍受着被欺压的痛苦,忍受着饥寒交迫的悲惨生活。

    五四运动以后,废除科举制,兴办学堂之风日盛。刘积堂以“村村办学堂”为名,将狮峰寺的地租取出120担作为办柏柱小学之用,租被刘积堂私下侵吞,只办了个“刘家书屋”,柏柱洋农民对这些地主愈加仇恨。

    1922年以后,军阀政府强迫农民开种鸦片,柏柱洋良田变鸦片田。这一来,刘积堂、刘福愚等又摇身一变,成了苛勒农民最残酷的捐蠹。他们在楼下设立鸦片征收站,与海军陆战队相勾结,以300元大洋向军阀政府承包柏柱洋的鸦片捐,而分摊到农民身上的捐税竟上乘10倍之多,勒索3000元大洋。还有一首民谣是这样唱的:“龌龊刘积堂,书馆改学堂。夺租五六百,算帐没钱长。掳掠田佃户,贪谋做教员。学租吃得物,贪谋做捐税。三百领到乡,三千钱没让……”。

    1926年,柏柱洋进步青年施霖、张宝田和张少廉,分别考入福州私立国学专修学校和农业学校。这三位出身贫苦的热血青年很快参加了校内外的革命活动,投身于国民革命的滚滚洪流之中。他们也努力思索着家乡人民的解放出路。

    是年冬,在国民革命运动的影响之下,施霖、张宝田、张少廉联袂返乡,发动农民革命运动。他们三人不畏强暴,疾恶如仇,敢于同地主恶霸作斗争,为贫苦农民伸张正义,受到农民的广泛拥护,在柏柱洋地区享有较高的声望,农民称他们三人为“柏柱三霖”(霖、田、廉福安方言谐音)。

    施霖等三人利用政府当局允许成立民间社团的合法性,在柏柱洋提出了成立农民协会的口号,并深入农民中做秘密宣传发动工作。这个倡议很快在柏柱洋农民中掀起巨大波澜,鼓起强烈的斗争愿望。他们一人串三人,三人联九人,富有团结与斗争精神的柏柱洋农民很快联合起来,筹建柏柱乡农民协会。

    柏柱乡农民协会的筹建,在柏柱洋远近村庄引起巨大反响。同受楼下刘姓地主控制的松罗、柳溪各村农民纷纷响应,前来加入农会,农会规模迅速扩大。

    1927年初,轰轰烈烈的福安城镇的国民革命运动,有力地推动了柏柱乡农民运动的发展。是年2月,施霖、张宝田、张少廉等牵头在柏柱洋山下村召开大会,来自柏柱洋、松罗、柳溪等地的200多名会员代表,代表了20多个村3000多名农会会员参加大会,正式成立了福安县柏柱乡农民协会,这是闽东最早的农会组织。大会选举陈红红为会长,张宝田为副会长,选举10多名调查评议员,9名会丁。会后正式挂牌办公。

    作为捍卫农民自身利益的组织,柏柱乡农会把广大贫苦农民团结在自己的周围,并发动领导了反霸抗捐等一系列斗争。

    转眼间,柏柱洋千亩鸦片田罂粟花盛开,长势喜人,农民们企盼能有个好收成。然而,柏柱市乡公会会长刘福愚又以3000元大洋向县政府承包柏柱洋是年的鸦片捐,一转手分摊到农民头上的税捐竟高达7000元大洋。农民们义愤填膺,奔走呼号。农会立即召开调查评议员会议,决定不让刘福愚勒索鸦片捐,提出“自领捐额农民分摊”的口号。农会责令刘福愚自动退包,由农会分摊烟捐。刘福愚认为农民可欺,拒绝退包,破口大骂农会,骂施霖等人为“洋铁碎”,双方剑拔弩张。

    农民们不能坐视待毙,农会秘密约定了总暴动的暗号。不出所料,一天,捐蠹们指派一群走狗气势汹汹来到山下村丈量鸦片田。张宝田、张少廉等为首出面与他们交涉,不上三言两语就争吵起来。施霖一口气跑上仙宫擂起大鼓,敲响了总暴动的信号。全洋36村农民从四面八方涌来,喊打之声,震撼山岳,吓得捐蠹狗腿子没命逃窜。

    农会调集千余名会员,高举“自领捐额,农民分摊”的大旗,扛着田刀锄头举行抗捐示威大游行。游行队伍包围了市乡公会和刘福愚家。青年农民陈奶贵跳墙而入,打开大门,农民蜂拥而进,哪知刘福愚早已闻迅逃往县城。

    翌日,农会100名代表高举大旗前往县城请愿,反动县长耍手腕,当场满口答应。毫无斗争经验的农会得到允诺,满以为他们的要求会得到兑现,便组织队伍返回柏柱洋。

    第二天,刘福愚却在40名全副武装的警备队簇拥下,耀武扬威回到柏柱洋,还拨弄枪支威胁农民。农民们被欺骗了!激愤的农民并没有被警备队的枪支吓倒,他们奋起抗击,迎刃而上。在农会会员陈红弟带头下,农民们一拥而上狠揍这伙官兵,警备队长见势不妙,连忙带着警备队夹着尾巴逃出了柏柱洋。

    柏柱农会领导的这场抗捐斗争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尽管后来遭到残酷镇压,但是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反动军阀和豪绅捐蠹的气焰,促进了农民群众的觉醒,使他们看到了团结斗争的力量,也为后来的抗捐斗争提供了有益的经验,成为党领导的农民“五抗”斗争的前奏。

    1927年4月3日,福建的国民党右派在军政当局的支持下率先拉开了“拥蒋护党”背叛革命,屠杀共产党人,排斥国民党左派和摧残工农运动的腥红帷幕。使全省各地的土豪劣绅、封建势力胆气壮了起来,纷纷跳出来反击和摧残工农群众运动,以夺回失去的权力,重建封建统治秩序。

    4月中旬,在福安大土豪陈王基和“特派专员”黄延球的策划下,福安召开了各界拥蒋护党大会。国民党右派和土豪劣绅又重新复出,东山再起,他们封闭了全部县、区党部,改由右派分子主持“党务”,并企图捕杀中共党员和国民党左派。

    土豪劣绅在重新掌权之后,便迫不及待地摧残工农革命运动,解散劳工互助社、学生联合会等革命团体,并向敢于反抗的工农群众挥起了屠刀。

    时值柏柱乡农会举行抗捐示威游行并痛打警备队事件发生不久,耿耿于怀的福安县长亲率警备队并调集海军陆战队、地痞流氓数百人直扑柏柱洋,驻扎山下、岗头等村。对柏柱洋农民实施疯狂报复,烧杀劫抢,无所不为。柏柱洋所有青壮年,特别是农会会员全部外逃避难,张少廉被抓,施霖在福州被捕(一个月后获释)。经过兵痞们数日的“自由活动”,柏柱洋一片劫后余生,惨不忍睹。

    柏柱洋农民的抗捐斗争遭到了反动政府的镇压,柏柱乡农民协会因此解体消亡。然而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暴行也因此在柏柱洋农民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正是在这块播下仇恨并浸染鲜血的土地上,英勇不屈的柏柱洋人民前仆后继,后来爆发了更大规模的农民运动,并成为闽东革命的中心和首府。

    轰轰烈烈的国民革命运动,由于国民党右派和军阀豪绅的联合镇压而由胜利的高潮急剧地转向失败。但是,福安的劳苦工农大众和进步青年、知识分子,却在这场伟大的斗争中得到锻炼,积累了宝贵的斗争经验和教训,对国民党反动派以及地主阶级的反动面目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有了新的觉醒,从而为后来的土地革命奠定了斗争的基础。

    尽管福安的上空是一片反革命的黑云压城,但一场新的斗争风暴也由此开始孕育。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