柘荣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柘荣 > 党史人物 > 正文
  • 谢阿拾
  • 2014-12-16 来源:柘荣县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柘荣县委党史研究室
  • 柘荣县双城镇溪坪里人。1894农历8月里的一天,溪坪里村一个贫困的家庭里生下了一个男孩,在这之前这家已有了三男一女,如今又多了一张口,父母亲并没有添丁的喜悦,反而是额头多了几道愁纹。懒的取名,按排行就叫谢阿拾吧。四岁时同宗的一个叔叔见他长得清朗俊气,极为喜欢,经人说和将他过继为子并取名为谢员,继父家境不算太好,但还是尽力送他到四罗洋私塾读了几年。这几年的私塾读书他和同学林爱成了好朋友。

    作为当时柘荣不多见的一个乡村知识分子,为人正直的谢阿拾敢于替穷人排忧解难。

    1931年冬的一天傍晚,谢员进城会朋友,掌灯时分他辞别朋友步行回家。就在此时,猛然间有人大声作喊“土匪攻城啦,快关城门”一时全城大乱,街面上店门纷纷紧闭,除了保安队奔跑的身影,刹那间街巷已是空无一人。眼见出城不得,惶急之下,谢阿拾见身右一家店门洞开,即闪身进去躲避。原来是霞浦八保股匪头子厉木恭,勾结霞浦南路土匪,率匪千人企图来柘荣劫掠。其实当晚土匪驻扎铁里坑并没攻城,可在那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动荡岁月里,一有什么动静百姓却都惶惶不安。谢阿拾藏身店内,想等待天亮再作计较。又饥又冷直到天蒙蒙亮,疲惫不堪的他睡去,朦胧模糊中,头上挨了一棍,睁眼一看,只见几个穿长衫的人,手持木棍边打边恶狠狠地“骂道,你这土匪敢藏这里!”谢阿拾赶忙忍痛解释,领头的冷笑地说“看你那个穷酸样,钻进我店里,不就是为了趁乱偷东西吗?”谢阿拾真是百口难辨,他清楚地知道,这个人姓林,他哥哥就是城里的恶霸。一年前姓林欺负一个农民,谢阿拾看不过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通,今天他借机报复了。幸而朋友得知赶来,谢阿拾才得以脱身。

    这件事给谢阿拾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穷人遭欺,什么时候才能乾坤翻转?

    1932年的11月,林爱回柘洋秘密联系贫苦农民,第一个找的就是朋友谢阿拾。林爱的革命道理,让谢阿拾有了久旱逢甘霖的感觉,觉得自己从此有了思想的指路灯。他兴奋地多次参加秘密会议,积极发动群众,并将自己改名为谢珍以纪念这寻求到革命的珍贵一刻。

    1933年6月,马立峰到柘洋指导革命群众运动。谢阿拾参加马立峰直接领导的革命活动。作为农村的知识分子,他更易于接受理解革命道理。他白天写好标语,晚上与农友一道出去张贴标语。他长的威猛,再加有文化,写得一手好字说起革命道理深入浅出对群众很有号召力,很快就秘密串联了20多位贫苦农民。下城上柴栏,龙山袁济众厝边,岭边亭孔永灼家留下了他传播革命道理、号召群众同反动派作斗争的身影。

    1934年4月6日,柘荣第一次解放。5月,柘洋下城成立中共霞鼎泰县委。县委内部建立秘密工作团,团长王陶生,成员﹑林爱﹑吴成﹑谢珍等人。主要工作是:在霞浦、柘荣、福鼎、泰顺边区,发动群众建立乡﹑村苏维埃政府和开展分田运动.秘密工作团先在南门、西门、东门、上城、溪坪里等地组织贫农团。然后,由县委秘密工作团成员谢阿拾等人分片包村建立贫农团。

    贴着“打倒反动派,拥护苏维埃”大对联的谢家祠堂,大门内外人来人往,笑逐颜开。祠堂里案桌边,谢珍正忙不迭地挥毫写字,一张张对联,布告,信件脱手而出。谢阿拾同时还担任霞鼎泰县苏维埃政府柘洋一区文化部部长。充满激情的革命工作忙的他不知饥疲,顾不上家里四个年幼的孩子(两女两男大的10岁,小的才1岁)和年迈的父母。

    红带会,是柘样的上城、溪坪街、岭边亭、南门厝等地革命群众组织的武装,可纪律不好,且领导权掌握在法师手中。为了改变这一状况,党组织委派谢阿拾去领导、改造红带会。

    红带会的群众大都没有文化,谢阿拾晚上和他们在一起,引《三国》说《水浒》紧贴革命道理,红带会的群众很是信服。在谢阿拾的诱导教育下,红带会虽然也照样祭坛喝朱砂辰砂酒,但誓词变成了讲“不投降、不叛变”,逐渐改造成为工农群众武装——赤卫队了。为此,霞鼎泰县委书记王陶生等同志称赞他“真不愧是革命的秀才”。

    1934年10月20日,驻霞浦柏洋的国民党军第78师陈光世的一个营和福安赛岐高山民团,兵分两路合围柘洋宅中村。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霞鼎、霞鼎泰两县机关人员50来人奋力突围出来后迅速向坑坪、后垅、行河一带转移,但敌人循迹紧紧跟来。谢阿拾和霞鼎泰县委、县苏维埃其他领导决定“各区、村人员队伍就地选择暗井、马兰溪、步竹、虎龙坑、后溪等村隐蔽”。政府机关随即转移到芦西坑、马坑、桃坑一带坚持革命斗争。

    11月上旬,谢阿拾带领一支队伍和敌人几经周旋,且战且走退到岚前,随即又转到英山活动。一天,谢阿拾召集区村负责人在英山半岭开会,不料被国民党柘洋军民联防办事处兵队包围。危急关头,为了让其他人脱险,他毫不犹豫大声说“杨信水,我们两个走英山大路,其他人往后山”说完他即招呼杨信水,呼喊着向大路跑去。敌人果然被他两吸引,紧追不舍。一个月来的反围剿斗争,谢阿拾忍饥挨饿体质很差,原来高大的身躯都有点弯曲,跨越英山底坑涧时步履迟缓了,在不断响起的枪声中,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左小腿髁部,仆倒,终力竭被捕了。

    敌人为抓到“共匪“的领导而兴高采烈,他们用番薯箩筐将流血不止的谢阿拾抬到田头洋村示众,而后抬到柘洋城里联防办事处。为了逼他招供,反动派轮番用篾条抽打,但谢阿拾只是一连声斥责。看硬的不行,敌联保主任假惺惺地说:“阿拾啊,我们都是熟人,你何苦这样呢,只要你说了,马上给你上药治枪伤”。 谢珍扬起头,冷冷地瞥了敌人一眼紧咬牙关,忍着剧痛,转过头一句不吭,任由伤口流血。

    11月11日谢阿拾壮烈牺牲了。敌人将他躯体抬到赤岭边的白马墓前,残忍地将谢珍的头颅割下,挂在柘荣南门上示众。

    谢阿拾,为我们后代奏响了一曲高亢的生命理想之歌,你是柘荣人民的骄傲。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